万众彩票

《人民的名义》:高小琴一句话暴露了她和祁同伟只是交易,没有爱

祁同伟饮弹自尽,死在了孤鹰岭。

这个荒芜破旧的穷山沟对祁同伟来说却意义重大。

他冥冥中有种预感,孤鹰岭迟早是他的归宿——这是他的光荣之地,也是他的得救之地。

假如这世上还有一处地方可以唤醒祁同伟的良知,荡涤他的灵魂,这地方必是孤鹰岭。

当年,他身为缉毒警察,身中三枪,胸前流血,在孤鹰岭的土巷一个人左冲右突,寻找藏身救命之所。手中的枪里早已没有了子弹,耳边只有毒贩的叫嚣:“别让这个雷子跑了,打死雷子奖金一万……”

祁同伟几乎绝望了,以为人生就此走向终点,他尚且滚烫的青春就要在这陌生的小乡村被强行画上句号。

这时,耳畔飘过几句儿歌声: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这熟悉又亲切的儿歌唤醒了祁同伟的求生欲,他踉踉跄跄地循声敲响了传出了歌声的院门,然后一头栽倒,昏死过去。

这院的主人秦老师救了祁同伟的命,那儿歌正是秦老师的儿子做作业时无意中哼唱出来的。

从此祁同伟的人生如同开了挂,荣誉接踵而至,地位节节攀升。

前半生他为光荣与梦想而奋力拼搏,直至遇上了高小琴。

此后,祁同伟丢掉了当年的英雄情结和道德操守,和高小琴一起堕入欲望的泥坑,不仅沉溺于美色,还伙同高小琴疯狂敛财,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两人后来东窗事发,祁同伟驾车携带枪支失踪,高小琴出境时被抓接受审判,侯亮平追问高小琴祁同伟的下落。

高小琴终于开了口,和祁同伟分手时,他们约了几个地点:如能顺利出境,就在香港三季酒店见;出不了境,就在高小琴老家见。她老家在岩台大北湖,那里有一座湖心岛,非常隐蔽,仿佛世外桃源……

侯亮平比高小琴更了解祁同伟,他推测这两个地方并不是祁同伟理想的藏身之所,孤鹰岭才在祁同伟心中占着相当重的比重。

侯亮平在高小琴面前站住了:

“高总,除了你说的这两个地点,祁同伟是不是还提到过一个叫孤鹰岭的地方?”

高小琴茫然地望着他:“孤鹰岭是啥地方?和祁同伟有啥关系?”

高小琴竟然不知道孤鹰岭,不知道孤鹰岭在祁同伟心目中的分量,可见祁同伟和高小琴之间根本不是什么真爱,原本就是一场交易,一场互相利用,为什么这么说呢?

两人认识的目的不纯

祁同伟和高小琴相识,是赵瑞龙牵的线。

当时祁同伟是京州公安局副局长,赵瑞龙想通过他拿到一个大型停车场项目。

美女和金钱,必须有一样打动他。

在这之前,赵瑞龙已经用高小凤成功将高育良拉下水,这祁同伟是高育良的学生,审美和口味可能和他老师如出一辙,但赵瑞龙对高小琴也没抱太大希望。

因为这回他心虚。将高小凤推给高育良吧,他心里有底气,高小凤尚且白璧无瑕,只要高育良对她有兴趣,他就是替两人牵线的大功臣。

可高小琴就不一样了,高小琴是被他玩腻了的,暂时派出来公关一下可以,但绝没指望祁同伟会对高小琴动心,因为如果祁同伟日后得知他赵瑞龙献上的是他玩过的女人,那效果不得适得其反,祁同伟能饶了他才怪!

可人算不如天算,祁同伟竟然对高小琴一见钟情,且就此结下了一段孽缘。

高小琴当然对祁同伟感激涕零、死心塌地,因为祁同伟是她的救赎,如果不是祁同伟,她就逃不出赵瑞龙和杜伯仲的魔掌。

祁同伟不仅把她打捞出来,还给了她应有的尊重和理解,还有不计前嫌的偏爱,并为她一次次突破底线,拼力打造属于两人的事业堡垒。

而且有了祁同伟做靠山,她再不用怕被人欺负,给别人当玩物,社会地位立马天悬地殊,成为被人刮目相看的美女老总。

虽然她给祁同伟生了儿子,对祁同伟极尽温柔、言听计从。

可这样不对等的关系注定离利益很近,离真爱很远!

祁同伟的内心世界高小琴不懂

祁同伟向高小琴也坦陈过过往,但说得最多的便是自己的婚姻生活。

这几乎是每一个婚姻中的男性撩妹的必要打开方式:用婚姻不幸福博得对方同情。

而祁同伟的故事版本尤其让人同情:

寒门学子通过玩命读书考上了重点大学,自以为从此改变了命运,在学校却被大十岁的女老师梁璐相中,逼他就范不成。

偏偏梁璐很有背景,父亲是省政法委书记,操纵着祁同伟的前途命运。

果不其然,学习成绩优秀、校内表现突出并一直担任校学生会主席的祁同伟在毕业分配时莫名其妙地被分到了岩台山区一无名乡镇当了一名司法助理员,与大学同窗们的前途似锦瞬间形成巨大落差。

祁同伟当然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曾经拼了命地要飞出山沟沟,谁知一次不合理的分配瞬间将他打回原形。

祁同伟屈服了,跑回汉东大学重新追求梁璐,然后通过婚姻才得到自己应得的。

然而,婚姻不幸的种子也就此播下了。

遇上高小琴既是祁同伟的缘,也是他的劫。

对欢场中的女人,祁同伟从未抱太大期望。

本来他只指望享受暂时的欢愉,谁知高小琴这个宝藏女人偏偏可以和他同病相怜,和他惺惺相惜,和他棋逢对手,祁同伟于是真的陷进去了,和高小琴开始假戏真做。

可唯独有一样:他的光荣与梦想,理想和信念不能和这个女人提及,也不愿在这个女人前碰触。原因无它,一因违和;二怕亵渎。

可这样一来,祁同伟在高小琴这儿呈现的便只有利欲熏心的一面。

侯亮平心目中,祁同伟曾经是英雄;可在高小琴这儿,祁同伟的本质不过是和赵瑞龙之流没什么两样,不过比他们更有权势,人比他们更英俊帅气,待自己也更一心一意,更可以成为荫庇自己的大树。

可是,祁同伟亦还是孤独的,不被人理解的。

依旧让高小琴做交际花

男人如果真心爱上一个女人,往往占有欲爆棚,只想金屋藏娇,而舍不得让她抛头露面,整日在一群追腥逐臭的人中左右逢源。

祁同伟却对高小琴完全没有占有欲和嫉妒心。

他对高小琴,从来都是利字当先。

恨不能让挡道的官员纷纷在高小琴面前被她的魅力所倾倒,倒在她的温柔乡里予取予求,为自己和高小琴构建的商业帝国添砖加瓦。

陈海被自己设计加害,引来自己的学弟侯亮平到汉东省担任了反贪局局长,他明明就是为调查陈海案而来,祁同伟预感到不妙,就想着把侯亮平也拉上自己这艘贼船。

侯亮平一到汉东省报到,祁同伟便邀请这位学弟来山水度假村做客。

高小琴亲自坐车接来了侯亮平,席间,高小琴美目流盼,娇音婉转,媚而不俗,八面玲珑,一曲《智斗》唱得侯亮平暗暗称奇。

祁同伟一直在暗中观察侯亮平的神色举止,只要他对高小琴感兴趣,祁同伟不介意将高小琴送上侯亮平的床,可惜侯亮平的一身正气逼退了这两人的别有用心。

高小琴为祁同伟生下了儿子不假,可祁同伟还从未生过让她退隐的念头,就如老师高育良对高小凤所做到的那样。

他需要高小琴和他并肩打拼,需要高小琴在他身边做温婉的解语花,需要高小琴左右逢源的公关能力。

至于后来东窗事发时安排高小琴出逃尔后汇合团聚,不过是因为他们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独自亡命天涯哪如美女爱子作陪,又是一番人生风景。

就因为祁同伟对高小琴不是真爱交付,唯有利益捆绑,所以祁同伟对高小琴与赵瑞龙、杜伯仲等的不堪过往全无计较之心,只有怜惜之意。

祁同伟最后还是放弃了和高小琴的约定,最后回到了孤鹰岭,他已出走太远,再也回不到英雄的往昔。

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将自己和高小琴相遇相知相守的经历如过电影般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结论是:

一生能得这样一个女人,祁同伟并不后悔。

短短的人生一世对祁同伟来说,甜太少,苦太多,而高小琴予他来说便是不多的那点甜,他自然要好好品尝,好好珍惜。

背负罪过的人,在地狱深处品尝绝望,只是如果两人遇见彼此,一同抬头仰望,那处即是天堂。

西方哲人说:欲望是人遭受磨难的根源。诚然,欲望可以使人得到欢乐和幸福;但这欢乐、幸福的背后却是苦难。

假如人能够遏制住自己的种种欲望,过着无求的生活;那么,他才算主宰了自己的生活,掌握了自己的命运。

万众彩票平台,万众彩票官网,万众彩票网址,万众彩票下载,万众彩票app,万众彩票开户,万众彩票投注,万众彩票购彩,万众彩票注册,万众彩票登录,万众彩票邀请码,万众彩票技巧,万众彩票手机版,万众彩票靠谱吗,万众彩票走势图,万众彩票开奖结果